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生工作>学生作品

采风作品:川北王皮影是喜是悲

                                             

 

    阆中,一座静卧于山水怀抱中的川北古城。它有太多的头衔:中国四大古城之一、国家4A级旅游景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获得如此多的荣誉不仅因为它的张飞牛肉保宁醋,也不仅因为它的街巷古韵,还有就是对于这座城而言似乎一直藏匿着的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川北王皮影。

6月,我们在炎炎夏日下的古城内走街串巷。十几分钟后,终于在嘉陵江畔一处有台阶的平台上发现了王文坤的皮影根据地。一间看似不大的木房,大门上方挂着木匾,上书:川北王皮影,门框左侧则竖有两块白底黑字的牌匾:四川川北王皮影艺术团、四川王文坤皮影班。乍一看,好大好响的招牌,主人如此“明目张胆”地将它们亮出来,足见这王皮影是有传奇可言的。就在这时,贴在墙体上的另一张招牌让我疑惑了,上面罗列出一系列店家的经营范围:喝茶、火锅、烧烤、棋牌娱乐,“皮影表演”则被打入冷宫般排放至最后一项。王彪一边大亮自己的皮影招牌,一边又将皮影放在副业位置,这一矛盾举动真是让人费解。

王彪引我们一群人进屋就座后,开始说起了他们王家皮影的故事。川北王皮影,始于1666年的康熙年间,全国非遗第44家。爷爷王文坤时期名声大噪,还曾在奥地利维也纳的金色大厅演出,是中国第一个走进金色大厅的民间艺术团。他们家自制的手工皮影因为雕刻精美传神,独具川味而被奥地利国家博物馆收藏。说到祖上这些光辉历史,我们可以看见王彪脸上认真而精神,就连说话的语气中都带有激动和兴奋。随后,他的话锋一转,说到了皮影的衰败之路。70年代末80年代初,王家皮影在农村很活跃,由于农村文化生活的枯燥单调,观看皮影表演成为广大群众所喜爱的娱乐方式。上世纪81---83年间,爷爷王文坤的戏班可以在一个月内赚到1800多元,是当时的阆中首富。

后来,随着农村地区的逐步通电及电视机收音机的广泛流行,越来越少的人愿意掏钱到戏班看上一场皮影,大家都更愿意舒服地在家看电视。由于皮影行业利润的大缩水,王家的基本经济难以维系,所以到王彪这代,他毅然决然地选择放弃已握在手中18年的皮影外出打工谋生。“玩民间艺术就是这样,有前途你就继续往前走,没前途你就只能等着自生自灭。”在说这句话时,王文坤的声调突然变得急促高昂,瞬间让整个戏场的氛围变得悲怆起来。

多少个在外漂泊的日子,他都只能通过用家乡话唱皮影段子来发泄自己内心的情绪。就在这时,赵树同老师的出现让他重拾了再次握起皮影的信心。原来,这位热爱民间文化的收藏家一直在寻找王文坤皮影的传人,时间达三年之久。当他和王彪通上电话后,他告诉王彪:“认定的东西要坚持要走下去,这样你才会最终拥有。放弃的话就会一无所有。”正是这句话,一直支撑着王彪将皮影艺术继续到现在。

物以稀为贵,王皮影的欧洲市场一直很走俏。戏班时不时都会代表国内或者受邀前往国外演出,根据提供资金的多少灵活选择表演方式和节目时间。在古城光华楼和杜家大院的多场演出中,多彩精美的皮影和王彪精湛的表演技艺吸引了无数的外国游客驻足观看。表演结束后,往往会有外国人胆怯地走过来请求亲身感受一下皮影。当得许可后,他们便将这些灵活可爱的在光影下舞动的精灵拿在手中细细把玩,一直惊叹着它们的神奇与美妙。现在,王家自制的手工皮影在欧洲的开价是1600欧元,做工更精细复杂的皮影价格则更贵。

反观国内,乃至单是阆中本土区域,皮影正在被繁华绚丽的都市海洋逐步吞没。在阆中城内我们进行了多次的随机访问调查,发现作为本土孕育出来的这么一颗文化明珠却不为人知。很多当地人根本不知道阆中有川北王皮影这块招牌,即使有知道的都纷纷表示自己不会去花钱看这个东西,看电视更安逸,还不用花钱。就连王彪的侄女也坦言,从事皮影表演都是因为读不进去书而不得已走的路,如果有比耍皮影更好的工作,她一定会放弃皮影。为争创5A级旅游景区,阆中市政府毫不犹豫的打出了“川北王皮影”这张王牌,但在落实到实处时却是雷声大雨点小。没有为皮影做充分的广告宣传,也没有为王皮影提供固定的戏台在古城内进行表演,更没有给予王彪足够他维系皮影发展的的资金支持。

在偌大的古城内,满街充斥着张飞牛肉保宁醋的特产店和用醋洗脚的保健店,唯有一两家店的货架上靠着几个囚禁在玻璃相架内的机制皮影,也唯有一些糊在小巷微弱电灯灯罩上的绿色皮影图案,只有这两样,只有这两样似乎才能证明这个叫做“北川王皮影”的东西在阆中古城内存活着。

冯骥才曾经说过:“民间文化是一种母亲文化,它是我们的根,它融入了我们的血肉,给了我们情感。”王皮影在海外混得风生水起,却在国内这般萧条倍受冷落。这是现代文化对传统文化的无情蹂躏,而这种行为显然是愚蠢的。脱离故地及国内土壤的滋养,走出海外的王皮影也只是如同漂浮在海面上没有根须的浮萍,难以经历风吹雨打。我似乎能理解到王彪对待“皮影表演”这四个字的矛盾心理了,他以自家祖传的皮影引以为傲,但是当他面对国内文化的“大势所趋”又不得不低头。此时,我的眼前又出现了这名中年男子落寞的背影,个不高,微胖。“一口叙说千古事,双手对舞百万兵”,这个孤身承担的担子太重。

 

2011级2班 聂茸

指导教师:罗兰秋

 

 

附件列表

您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