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生工作>学生作品

采风作品:川北王皮影——现实中的妥协与挣扎

 

6月17日成都体育学院新闻系的师生来到中国四大古镇的四川阆中古镇采风,下午新闻系2组采访了川北王皮影传人王文彪师傅。王师傅的小剧场外搭建了很多凉棚和餐桌,平时也卖些干锅和夜啤酒,小剧场里有几排凳子茶座,房间最前面是一块两米多长的幕布,幕布后面就是后台了,后台很窄,右边有两个小鼓都落了灰看来已经很久不用了,左边摆着一套现代化的音响设备。古色古香的小剧场的房梁上结了些蜘蛛网看起来很萧条。王师傅边抽着烟边给同学们讲起他的故事。

川北阆中的王皮影这个皮影世家从康熙年间开始从事皮影戏到现在已经348年了,现在的传人王师傅11岁开始和他爷爷学习皮影,18岁学成,之后为了养家糊口放弃皮影18年到处打工,2000年他从新捡起皮影,从此他一直坚持发展传承川北王皮影,他说他再也不会放弃“人生该做什么还得做什么”他这样和记者说。

在七八十年代,那时的农村还没有电视,人们主要的娱乐活动就是看皮影戏,只要是开戏,乡里乡亲的都会聚在一起花一个晚上看场戏,喝喝茶。81年到83年那会儿,王师傅记得很清楚,他家一年的年收入是1800块,在他们村算是首富了。可是好景不长,自从有了收音机和电视机他的皮影市场被冲淡,生活很艰难,可是他对皮影又有很深的感情,那个时候,像皮影这种民间艺术处于一种自生自灭的境况,没有政府的资助也不被人重视。王师傅和同学们说起他放弃皮影在外地打工时的情景。他说好像有一个东西就在他的心里堵着,他知道那个就是皮影,但是当时的他真的没勇气重操旧业,有时在工地心情不好,他就唱个两嗓子,他一直忘不了皮影。

2000年,王师傅在北京潘家园闲逛,因缘巧合经过一个收古董的老板认识了著名雕塑家赵树同教授,赵老先生一生收藏了4万多件皮影,他当初因为看到老外喜欢买皮影才决定收藏皮影,他说过:“很多时候,是在民间和外国人抢皮影。我是坚决不肯让皮影在我眼皮底下流到外国去的,所以再高的价格我都要买下来”。王文彪在赵老先生的鼓励下重拾皮影就再也没放弃过。他说赵老师曾告诉他这样一句话:坚持下去,能得到很多,如果放弃,将一无所有。

“一开始挺失望的,我以前没看过皮影戏,不过通过电视剧可以想象一下,和我想的有些不同,我以为师傅会真唱,还有敲锣打鼓的戏班,到头来就那么个光碟就是背景音乐了。不过当时师傅耍起来皮影时就震惊了,真的特别神奇,小人的每个关节都可以动,人物的情感、性格就通过动作就表现的惟妙惟肖,把观众带入到戏里面,看的很入迷,我觉得不比日本动漫差。”在观看了王文彪师傅的皮影戏后,一位同学这样说。很多人觉得,非物质文化遗产在退化,其实也是一种无奈的表现。王师傅和记者讲,当初重拾皮影,瞒着家里人在成都创业,在公园里给人表演皮影,一场戏五个小时下来,真的没什么人看,而且他又要唱又要操控皮影,一场戏下来满头大汗,累的快要虚脱,也挣不了几个钱。记者采访了成都体育学院新闻系教师罗兰秋老师,罗老师长期研究和收集皮影,罗老师说:“当初去看过他演出,那是没有现在这种头戴式麦克风,我看他就是一个铁架子把麦克风架在他嘴前面,完后把那个铁架子整个捆到身上……”

王师傅一直在努力发展传承川北王皮影,他的皮影在欧洲卖1600欧元,可是他现在还在租房子住,王文彪师傅通过皮影赚的钱又都被他用在皮影上。

非物质文化遗产该的何去何从?像皮影这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现代人的生活中已经无足轻重了。在阆中,古镇本地人的平均收入2000多元,王文彪师傅30块半个小时的演出基本没有本地人去看,原汁原味的皮影戏更加不符合市场推广价值。可是皮影这种艺术汇集的是中国从古到今民间艺术家的创造力和奇幻的想象力,我可以想象他们在脑海里形成了光怪陆离的形象,曲折离奇的故事,再把一个个脑海中的人物一刀刀的刻出来配上音乐,通过光和影的效果演成戏剧。他们是古时候的电影大师,他们是导演、编剧、美工、音乐家……。现代的艺术家也可以从皮影的智慧中受益,同样可以为中国的动画产业提供一个借鉴的资源。非物质文化遗产越来越脱离人们的日常生活,但也同时慢慢的提高到学术高度,成为了学术研究的对象。“一口道尽千年事,双手对舞百万兵”,皮影作为世界公认最早的卡通,中国的艺术瑰宝它需要一个最能妥善保存,最系统的让人了解、感受其魅力的地方——皮影博物馆,它也需要像王文彪这样的传承人把这门艺术一代代传下去,不至于让皮影艺术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2011级 杨静

指导教师:罗兰秋

附件列表

您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