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生工作>学生作品

采风作品:阆中堂会——喜与忧

 


 

 6月中旬,古镇阆中的天气有些闷热。也许是处在旅游淡季,古镇的游客十分稀少。阆中唯一一家设有民俗堂会的客栈——杜家大院也是门可罗雀。

笔者一行走进独家客栈,不仅叹为观止。整个古院系穿逗式和抬梁式结构建筑,7道天井,大小房屋47间,前庭屋宇高大,庭院曲径幽深,雕梁画栋,顿时让人产生一股怀古之感。

民俗堂会,太精彩!

从杜家大院正门进去穿过三个天井,就到了民俗堂会的表演场地。堂会舞台下设有两排桌椅,观众们喝着盖碗茶聊着天等待堂会表演的开始。

“不管人有多少,八点半准时开演!”李咏霖师傅在后台招呼其他演员做好演出准备。

八点半,热场的音乐停了,李咏霖师傅一身长袍马褂,手持折扇,站在舞台中央对台下的观众寒暄之后,对杜家大院和民俗堂会做了一番介绍。

堂会的许多表演项目已成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项目,主要的节目形式有《川北灯戏》《川北道琴》《金钱板》《川北皮影》等三十多个不同品牌的表演。

演出正式开始。聚光灯下首先上演的节目是《媒婆戏马》。川北的民俗音乐响起,喜庆欢快的节奏下两个“媒婆”扭腰晃臀走上舞台。媒婆的舞姿的东北的秧歌颇为相似。《媒婆戏马》只有媒婆没有马怎么行?不一会儿的工夫,两个穿着特殊演出服的骑马童子一左一右登上舞台。舞台上的媒婆和大马一起扭舞,媒婆想追上大马,却总也跟不上。一会儿追上大马的媒婆就开始“戏马”了。媒婆好像是要报复大马刚才跑得太快,左一下右一下戏得马儿晕头转向。音乐的曲调从高亢变得婉转,演员们舞动的幅度也随着音乐变小,媒婆和马儿似乎是累了的样子。一下子,音乐再次高亢起来,马儿被媒婆戏耍到了舞台下的观众席上,紧接着媒婆也跟着马儿走下舞台。舞台下的媒婆热情不减,可是这回媒婆不戏马,改抢亲了!媒婆们拉起观众一起跳舞,多数的观众婉拒了邀请。外向的东北大汉张博伦可不管那么多,晃开膀子跟着媒婆一起扭了起来。不会灯戏的张博伦扭起了东北大秧歌,也许是民间戏曲多有相同之处,张博伦跳的有模有样,使热闹非凡的灯戏表演更加气氛高涨。

《媒婆戏马》之后的表演是《川北道琴》。“道琴”,普通人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乐器,一个大竹筒两个小碰铃,这就是道琴。从外观上看,道琴不像琴,倒像个抽水烟大烟枪。八仙过海里张果老背的就是道琴。道琴是从清朝初期就流行于川内民间的一种曲艺演唱形式,最早始于道教劝善说道,曲调为“玄门调”与“南间调”。道琴演出的内容多是《三国演义》里的故事,往往一个故事能唱两三个小时,表演者一边敲打道琴奏出节奏,一边演唱故事,苍劲浑厚的声音仿佛能把人拖入故事,引人入胜。由于时间的限制,李师傅只演唱了一小段故事,观众们听得意犹未尽,喝彩不断。

《跳(喜)坛》、《秀才过沟》、《灵牌迷》等节目也同样精彩纷呈,台下的观众越来越多,气氛也越来越热烈。

堂会的最后一个节目是川北皮影表演《梁山伯与祝英台》。故事《梁山伯与祝英台》是大家都熟知的,可是皮影戏的表演配上现代小提琴协奏曲《梁祝》,再加上川话的生动演绎,使得这出《梁山伯与祝英台》别有一番风味。表演结束后观众们有幸受邀到舞台上亲自耍弄皮影,观众们二话不说跳上舞台,在皮影师傅的指导下玩得不亦乐乎,过足了皮影瘾。

堂会表演的内容主要就是一些传统的曲艺和川北普通老百姓身边发生的事,在堂会舞台上用舞蹈化、戏剧化的形式诙谐幽默地表现出来,达到娱乐观众的目的。

“(堂会表演)就像是一个根雕,你不能把它从民间挖出来之后就直接搬上舞台,你得把它修饰好、提炼好之后,观众才乐意看嘛。”李咏霖师傅说。

堂会灯戏表演又叫“大铺盖”。“大铺盖”是川北老百姓对灯戏的称呼,起因是常年有大量的旅客来到客栈住宿,但是客栈没有足够的房间让旅客们下榻,只得搭起戏台请来戏班通宵表演,一个接一个的灯戏节目逗得观众前仰后合,“(观众)不知不觉,哎?天亮了,人就散去了”,所以整个表演现场就像是一个能容纳众人睡觉的“大通铺”,“大铺盖”这个形象的名字也就由此而来。

民俗堂会,要断代

堂会的主持李咏霖师傅今年已经66岁,是阆中市文化馆的退休教室,现由独家客栈高薪聘请来此组织堂会表演。杜家客栈堂会所有的演员都是李师傅在文化馆的老同事和徒弟们。

虽然堂会的许多表演项目是国家非物质遗产的保护项目,但是还是面临着传承的难题。

由于老一辈艺人的去世,而现在的年轻人对这种传统民俗文化又缺少兴趣,使得这些传统的曲艺节目逐渐失传。

“(民俗堂会)现在没得人传承,断代了,这种民俗的文化现在整个国家都断代了。”李师傅有些惋惜,“八几年九几年的,阆中还是有十几个灯戏团,现在没得了,两千年之后老艺人去世之后好多节目就绝迹了。”

所谓“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也只是宣传口号。阆中市政府打着“发展川北民俗文化”的旗号发展旅游业吸引游客,但是却没有提供专门的资金和相应的措施来保护这些民俗文化,在培养年轻的传承人上毫无作为。“(政府)说得凶,做得少。”李师傅哀叹。

除了政府的保护措施不到位以外,灯戏表演等传统的民俗文化并没有跟上现代社会前进的步伐,“与现在的社会结合的不行”,许多节目字创立以来十几年一成不变,“没的创新”。李咏霖师傅说,堂会表演“这些个节目的表演内容、灯光效果、舞台效果都是应该改进革新的,这是一个发展方向,一个趋势。”由于精力和经费都有限,这个“趋势”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

在解放前,堂会都是当地有权势的大会人家请戏班子到家里演唱,无论是过节添彩还是辟邪消灾,演出堂会都是十分受老百姓欢迎喜爱的,“民间的氛围很浓”。而现在,独家客栈成为民俗堂会仅存的栖息地。

年近花甲的李师傅依然在堂会舞台上发挥余热,为保护传统民俗曲艺文化做贡献。但是仅凭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这需要政府的支持和年轻人的投入。否则,我们失去的不仅仅是这些曲艺节目,我们失去的是传承了千百年的传统文化。

2011级2班 赵志斌

指导教师:黄九清

 

附件列表

您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