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生工作>学生作品

采风作品:谁来保护这根细细丝线

2013616日,在古城阆中,我们看到了很多蚕丝纺织品经营店。蚕丝纺织工艺自古以来一直是世代相传的,这引起了我对蚕丝工艺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现状的思考。在对比了几家店铺之后,我选定了一家名叫卓尚蚕丝纺的店铺,这家店铺位于阆中古城的黄金地段,店里有成套的原始手工加工蚕丝的工具,是一家展览兼销售的店铺。于16日下午和17日上午,我对这家店里的工作人员康石英康阿姨就行了一些简单的采访,解决了我的一些疑问。

机器工业对手工业的冲击巨大

在问到店里的产品是不是都是手工做的这个问题时,康阿姨很诚实的告诉我,除了少数的蚕丝被,大部分的产品都是从工厂里生产出来的。康阿姨说:现在机器很先进,比人快了不止十倍,百倍。”“工厂里都是流水线,哗啦哗啦的,东西一下子就出来了。康阿姨告诉我,店里的原始机器展示,主要是为了告诉消费者店里的商品是货真价实的蚕丝,并且可以吸引游客的目光。接着,我问起阿姨,现在工厂的规模。阿姨说:以前(七八十年代)的时候,丝厂是国家的,那时候这条街(武庙街)上居住的人家每个家庭里都会有一个人在丝厂上班,但是后来蚕丝产品销量不行了,国家就把丝厂转让给私人老板。现在的丝厂不像以前那样集中。康阿姨还说,现在的丝厂老板一般都会在全国各地开设分店。我问到分店的经营模式和装修是不是和这个店面一样,阿姨告诉我是的。

没有年轻人愿意学手工纺丝

随后,我问起阿姨现在有没有年轻人主动学习纺丝工艺,阿姨叹了口气,有点无奈的告诉我说没有。她说现在来做这个(手工纺丝)的人基本都是30—40的中年人。我问阿姨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不愿意来学,阿姨告诉我这是因为现在的年轻人觉得这个活计脏、臭、辛苦,很多年轻人都到外面赚钱去了。我问阿姨当地有没有政府组织的学习蚕丝工艺的地方,阿姨说没有。我问她如果有年轻人想学习的话该怎么办?阿姨直接说没有年轻人愿意来学的。我接着问阿姨从事了这个行业多久,当初在哪里学的。阿姨告诉我,她在这家店里六年了,当时是在公司组织的培训中学的技术。我问起阿姨喜不喜欢这个工作,阿姨思考了一下说:刚开始没想喜不喜欢,生活需要,就从事了这个行业,做了一段时间后,感觉还是喜欢的

我从阿姨那儿了解到她有一个十八岁的儿子。我问阿姨如果是个女儿的话会不会考虑让她学习这项技艺,阿姨很快的否决了。

不管淡季旺季都能赚钱

接着,我问起了待遇方面的相关问题。我问阿姨他们的工资是怎么安排的,阿姨告诉我说她们的工资是基本工资加提成,卖得越多,提成越高。阿姨说她对这个待遇还比较满意。我问起像这样的一个店面老板一年能挣多少钱,阿姨说不清楚,要问老板。我问像一年下来,店里不会亏损吧。阿姨很肯定的告诉我说不会,她说:不管淡季旺季,店里都会挣钱,淡季少一些,旺季多一一些。我问阿姨做这行的人一般做到多少岁退休,阿姨说一般50岁左右就退休了。阿姨还说,有很多人做着做着就转到别的行业去了。我从当地了解到,以前在国营丝厂上班的工人退休后有国家发放的退休工资。最后,我问了阿姨愿不愿意一直做下去,阿姨说愿意。我还从阿姨那儿了解到,现在养蚕的农户越来越少了,因为大部分人都外出务工,家里留的都是老小,没有精力操劳养蚕这个活计。所以,原料越来越难收,这意味着未来蚕丝纺织品会涨价。

这样看来,蚕丝纺织工艺越来越成为一种赚钱的手段,而它文化方面的东西,则被越来越淡化。在那盘缫好的丝线前,我不禁想问:谁来保护这根细细的丝线?

 

                                             20112 刘东

指导教师:黄九清

 

 

附件列表

您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