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生工作>学生作品

采风作品:“灯戏伴我四十年”

 

为了观看晚上八点半开始的川北特色灯戏表演,笔者七点五十就赶到了杜家大院。

院子深处,一座小小的戏台,四周灯光辉煌,台上铺了红地毯,台下摆好了桌椅。六月的阆中古镇,古色古香的杜家客栈,台下坐等表演,身处其中别有一番情趣。

后台一间小小的化妆间里,两位女演员坐在镜子前化妆,身后挂满了衣服和道具。化妆间太小,连窗户也没有,因为不通风,所以格外的闷热。

台前摆放的桌椅已经坐满了客人,服务员为每位观众端上一杯茶,接下来就静静的等待表演开始。

终于八点半,一位老师傅从后台出来,走到台子中央,向观众深深的鞠一躬,简单寒暄几句,表演便正式开始……

燥热的夜晚,演员卖力忘我的表演赢得了观众的阵阵掌声。很快,两个小时的表演结束了。很多观众仍然意犹未尽,想要多看一会儿,但天色已晚。

随后,笔者有幸在后台见到了老师傅,老师傅也很乐意的接受了采访。老师傅姓李,今年已经六十六岁高龄,从事灯戏表演已有四十个年头。

灯戏是川北地区特有的民间小戏,也是川剧的重要声腔之一。它用农民的道德标准演人间的美丑善恶,喜怒哀乐,大多表现劳动人民的思想感情和道德情操,语言通俗易懂,诙谐风趣,极富乡土气息和地方特色。

李老师傅告诉笔者他现在每天的生活就是和灯戏打交道,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以外其他时间全都用在灯戏上。每天晚上都会在客栈为入住的游客表演,虽然客栈规定入住游客不超过二十间就可以不用表演,但老爷子始终倾心尽力。“观看的人越多,就说明我们的表演越好,灯戏文化也会被发扬光大。就算客栈里面的人很少,我也会表演,有时外面的人听见了也会进来,四十多年每天如此,我已经习惯了,哪天不唱都会觉得难受。

谈起当年学习灯戏,李老爷子显得有些激动:当时年轻,精力旺盛,自已也是发自内心的热爱,在加上当时国家鼓励,所以学习的劲头特别大。当时灯戏文化已经开始有些没落了,很多老行家,老艺人都不在从事这方面的表演,所以想要拜师认认真真的学习也不太可能。当时为了学习灯戏,老爷子走街串巷,走访了很多地区,寻找一些老艺人,也吃了很多苦。因为没有师傅可以教,所以只能凭自己感悟,通过与隐没在民间的高人交谈,总结心得,然后再自己研究……。

在谈到现如今灯戏的发展以及传承,老爷子显得有些伤感:现在的年轻人不喜欢这个,他们也不会花时间来看灯戏。他们喜欢看一些好莱坞的电影,听摇滚音乐,其实他们不懂,这才是我们文化的根。谈到灯戏的起源,老爷子神采飞扬,我们阆中是川北灯戏的故乡,与川北大木偶戏,川北皮影戏共为川北戏曲的三朵奇葩。当时每当农村收获季节,灯戏艺人在田头或院场点亮写有“五谷丰登”、“人寿年丰”等 字样的大红灯笼,打起锣鼓,拉起胡琴,便演起滑稽逗趣、热闹非凡的灯戏来。农民们看见红灯高挂,便打起灯笼火把,从四面八方赶去看灯戏,那种感觉,现代人是想象不来的。笔者想,老爷子说的那种感觉应该和现代追星青年看一场偶像的演唱会的感觉类似吧!

一种文化想要长久的存在,被传承,就要推陈出新,革故顶新,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灯戏距今已有五百多年的历史了,在现如今的新媒体时代,它必须要有所变革。老爷子感慨的说到:为了让现代的年轻人也能喜欢灯戏,我们做了很多变革,也加进了很多现代元素。整个剧本从编写,再到表演,完全采用现代元素的形式。

因为时间原因,也考虑到老爷子劳累了一天,我们匆匆结束了采访,最后关于灯戏将来的发展以及传承问题,老爷子说道:“据我所知,现在整个阆中地区,还在研究灯戏的除了我以为好像没有第二个人了,从事灯戏表演的也很少。政府在宣传方面做的很好,但资金方面却总是“囊羞涩”,这也是灯戏文化传承发展遭遇的一大瓶颈。

四十年的坚持,现已六十六岁高龄,对灯戏的热爱程度依然不减,李老爷子对灯戏文化的继承与发展所做的贡献鞠躬尽瘁。可是,李老爷子之后,灯戏还能走多远?

 

2011级2班 唐博

指导教师:黄九清

附件列表

您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