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生工作>学生作品

采风作品:艰难前行中的巴蜀乡音——川北道琴

“寒去暑来春复秋,一江春水向东流……”,一段抑扬顿挫的川话仿佛瞬间把我们带回了清末民初的川渝茶馆。没错,这就是当年在这片巴蜀大地上流行一时的川北道琴中常用的起始唱腔。虽然已饱经岁月的洗礼,其中的韵味却丝毫没有减少,这次笔者来到道琴的圣地阆中,就是来追随这段已经渐渐陌生的民俗音符。

道琴是一种从清朝初期就流行于川内民间的曲艺演唱形式,相传最初的道琴是八仙中的张果老所背的乐器,张果老在峨眉山传道渐渐让道琴在四川发源流行。道琴又可称为道情、竹琴,一般使用长约1米、直径6.6厘米的竹筒一支,把中间的竹节掏通,在其一端蒙上猪护心油皮(现用小肠皮)即成;伴奏的碰铃绑缚在两块长约1.7米的竹片子末端。而据阆中川北道琴演奏家李朝玺老师讲,道琴是在约300年前由一些瞎子艺人发扬光大,慢慢成为一种曲种。而且其内容趋于高雅,以三国故事为主,主要表演场所为茶馆、酒肆、客栈等。

这次记者一行人来到阆中,有幸在阆中古城的杜家客栈见识到了原汁原味的道琴表演,也很幸运的与道琴艺术家李老师有了深层次的交流,希望这些许的文字能让读者从中略窥一二道琴艺术的魅力。

初见李老师,他中气十足的嗓音就让我们隐约感觉到了这位老先生与艺术的缘分着实不浅。果不出所料,李老师不仅精通扬琴、灯戏,更是南充地区如今走在消亡边缘的川北道琴仅有的两位演奏家之一。而提起道琴,李老师就好像是有着说不完的话,道不明的情。在接近一个小时的采访中,李老师的言辞中无处不透露出对这门艺术的挚爱,同时也有对于文化传承现状的担忧……

“我是70年代学习的道琴,当时学习的原因还是因为国家要保护这些民间艺术,而我是文化局的官员,有义务让道琴文化留存下来。我当时有三位师父,都已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如今也都已作古。而我也成了阆中这门艺术唯一的传人,而我带的徒弟也仅仅只有两三人而已,他们对于道琴的理解都还相对稚嫩,最终是否能挑起大梁我也不敢打包票,道琴的未来还是未知数啊……”

老先生讲这段话时语气中充满了担忧。是啊,道琴文化的渐渐没落是不争的事实,在跟李老师的交谈中我们了解到,对于唱腔的要求太高是人们学习道琴的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道琴的唱腔源于川剧却又与川剧有别,李老师告诉我们其开头常用鼻音,而尾部又有收音和音调的上扬,这些都是道琴艺术的独特性。而也正是这种独特性让道琴在如今的时代中有了种曲高和寡的悲哀。道琴艺术真的要随着其唱段中的“一江春水”而流逝在岁月中吗?

然而老先生在我们陷入迷惘中时,又给我们讲了一件他经历的往事,而讲到这儿时,我们也看到了老先生的眼神中充满了希望和憧憬。那是前些年的四川地区曲艺文化表演大赛上,由达州市选送的一个节目让李老师眼前一亮,那个节目是由12个妙龄少女穿着靓丽的服装表演道琴,而曲目也由传统的道琴唱段改为了新编的更接地气的通俗曲目,而这个节目也博得了全场的掌声。这无疑相当于给道琴文化的传承指明了一条新道路,那便是改良表现形式更加贴合现代年轻人的欣赏观念。通俗的曲目虽失去了些传统唱腔的韵味,但其确实也是更对人们的味口,而表演者从老艺人变为妙龄少女也是让道琴艺术多了一些青春靓丽的色彩。也许有些艺术卫道士会认为这些改变是对这门艺术的不尊重,但是事实上,只有吸收了这些新鲜元素这门艺术才能重新焕发活力。艺术如果无法融入时代而只存留在故纸堆里是不可能有生命力的,任何艺术形式都无法超脱于这个规则之外。如果没有刘天华的创新,二胡这门乐器大概还只是会是中华戏剧中的一个小配角,断不会有如今这么强的艺术表现力。即使是贵为乐器之王的钢琴不也是在时代的变迁中出现了新的风格吗?马克西姆、雅尼这些新锐演奏家都在他们的表演中完美的融入了流行乐的电音,而这也让更多的年轻人爱上了这门古典的乐器。适当的改变可以赋予川北道琴以新的活力,也许这是川北道琴的传承必走的一条路。

然而,要想有所改变却又不放弃道琴艺术最初的艺术价值却也不是易事。正如老先生所说,高雅独特的唱腔是川北道琴最大的特色,但其也是道琴学习者所面临的最大挑战。把曲目改的面目全非完全迎合潮流倒是可以让更多的人投身于道琴中,然而没有了那些川味唱段,三国故事的道琴表演还是否能算道琴艺术?这些都需要我们去思考,川北道琴的传承依然任重而道远。

只愿这段巴蜀乡音不会泯灭在历史中,川渝大地上的道琴声能飘扬下去……

 

2011级 姜胜韬

指导教师:龚莉萍 

 

 

 

附件列表

您也可能感兴趣